宵烛

=阿染,安雷主推

张博恒老师和安迷修

看文前必看:

  1. 张博恒老师怎么这么好!!我要吹爆他!!

  2. 张博恒老师≠安迷修

  3. 别在老师面前刷cp!!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安迷修有点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,他无意识地摩挲指尖,看起来有些不安和无措,这是十分少见的。

“不用那么紧张,只是聊一聊。”

  这个男人的笑容很温和,声音很好听———前提是他的声音不和安迷修一样。
“抱歉,这实在有些突破我的世界观。”
“那么你认为让你震惊在哪里?”
安迷修礼貌地看着男人的眼睛,这种与自己对话的感觉实在诡异:“额,这像是在否定我的存在。。。”
“哦并没有,如果我让你产生了这种感觉真是抱歉,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。”男人站起身,伸出了自己的右手,“你好,我叫张博恒,是你的cv。”
安迷修踌躇着握上了那只手,温暖干燥,与常人无异。
哦好吧,现在自己才不是常人。
安迷修有点沮丧,于是他再一次摩挲自己的手指,上面有硬硬的老茧。
“你好,我叫安迷修。”他犹豫了一下,“我觉得我并不用做自我介绍,你可能已经很了解我了。”
张博恒皱起眉:“不,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,不是吗?”
“可我只是个虚构的。。。”
“抱歉我要打断你了,”张博恒显然在深呼吸,“你是存在的,你并不是虚构的。”
“可是。。”
“有非常非常多的人爱着你,他们认为你是真实存在的,如果你不存在,我是如何与你对话的?”
好吧,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安迷修有些费力地思考这个问题,他以前从未怀疑过自己,但现在他忍不住想怀疑一切。
“你的意思是我是一部叫《凹凸世界》的动漫作品里的人物?”
“你不仅仅是一个平面人物,你还是安迷修。”
  这可真让人感动。

  安迷修沉默了。

   张博恒也开始有点无措:“我说错了什么吗?”
“并没有,事实上我非常。。。额,开心?你很理智。”
“哇哦,你怎么会想到这个词?”
安迷修无意识地吞咽了口水,薄荷绿的眸子里有点认真:“你将我和你分得很开,你就是张博恒,我就是安迷修,你不会是我,我也不会是你。”
张博恒笑了,十分清朗的笑声,像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阳光:“你说的对,张博恒不会是安迷修,没有任何人会是安迷修,只有你。”
“哇哦,谢谢。”
“你觉得我将你演绎得怎么样?”
张博恒的脸上有不安也有点骄傲,他期待批评也同样期待表扬:得到本人的赞同,该是令cv多么激动的一件事!
“我觉得很不错,但你肯定无法做到完全演绎我,因为你只是在演绎我,”安迷修平静下来了,“演绎,毕竟不是本人。”
“这点我明白,但多少还是有点沮丧。”
安迷修也笑了,眸子里像湖水漾开了涟漪:“你已经做的很棒了。”

“但是我会做的更棒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,你会不断超越自己的。”

张博恒向后靠了一些,好让自己的背碰到椅背:“和你聊天很开心。”

“我也是,就是听着自己的声音有点诡异。”

张博恒注意到安迷修用了“自己的声音”,这意味着他已经完全接受了。

他们俩对视,然后不约而同的笑起来。

“加油吧张博恒,你会遇上更好的角色,现在或许我是很棒的角色,但是你总会不断向前,你会成长的,就像我会成长为更好的骑士。”

“谢谢你。”

张博恒深深地凝视着安迷修,视线渐渐开始模糊,不是眼泪,是真的模糊。

“我发誓善待弱者。”

噗,真是个认真的骑士。

张博恒清清嗓子。

“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。”

“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。”

“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。”

“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。”

“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。”

“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。”

“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。”

“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。”

再见,安迷修。

再见,张博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最后那句是两个人一起说的!!!)

【鲶骨】紫色葡萄

看文前必看:

  1. 新人一个,文笔超烂

  2. ooc属于我!

  3. 求评论!

     “我对兄弟,产生了那种情感,”一向乐观的付丧神声音极低,看起来像是快哭了,“兄弟会不会讨厌我?”
    审神者想了想,给这把比起自己不知道大了多少岁却一副少年模样的刀塞了颗糖:“我觉得,鲶尾君还是应该告诉骨喰君,毕竟你们是兄弟,是最亲密的人,就算瞒着,骨喰君也很快会看出来的吧?所以,还不如你自己告诉他,让他好好地了解你的心意。”
    鲶尾站起身,明明是面无表情,紫色的眼睛里却凝着悲伤:“谢谢您,但我还是要告诉您,刀是没有心的。”
    “没有心的话,你现在的心情又是怎么来的呢?那种对骨喰君的喜欢,对骨喰君的爱。”
    手心里的糖被捂得快要化开,有一点黏糊糊的,像他的心,黏糊糊地到处都是骨喰的身影,到处都是他对骨喰的喜欢。
    “兄弟?”白色的付丧神果然敏锐地察觉到了自家兄弟的心不在焉。
    “啊,没事。”
    有事。
    骨喰可以确定,鲶尾有事情瞒着自己。他想了想,兄弟在上午去过审神者的房间,出来时就不对劲了,所以他们俩一定谈了什么。
    “诶,鲶尾君居然没告诉骨喰君吗?我还以为他会马上跟你说呢。”
    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
    所以兄弟确实和审神者谈过了,并且是和自己有关的事。
    骨喰把那颗被强行塞来的糖放进口袋,感觉手心出了一点汗,心里也生起了一点烦躁。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想知道兄弟到底在想什么。
    微长的头发捂住了脖子上的小片肌肤,热乎乎的,出了薄汗,再被捂干,黏糊糊的,难受。
    不自觉地就加快了步伐,咚咚的,吵醒了午睡的药研。身为哥哥却被警告了一番,还得到了鲶尾的坐标。
    “因为你们看起来像是吵架了。”
    “有吗?”
    “绝对有啊,今天鲶尾哥没和骨喰哥坐在一起吃午饭吧?看起来是不得了的大问题。”
    原来他们只是分开一小会儿,在别人看来就是如此不正常吗?
    五虎退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,眼睫毛抖了抖像要醒过来,药研就重新躺回去盖上被子,安抚性地拍了拍他,于是又睡安稳了。
    “谢谢你,药研。”
    “没事,你们要快点和好哦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骨喰掏出了那颗糖,悄悄放在弟弟的枕边,然后悄悄拉上门,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。于是本丸就安静下来,偶尔池中有鱼跃起,就会有泠泠的声音。还有樱花落下,极小极小的声音,是花瓣触到草叶,带着芳香的气息。
    他在雨落下来之前找到了鲶尾,馥郁的紫藤花香气铺天盖地地将他们淹没,熏得他有些晕乎乎的。紫色的花,紫色的兄弟,紫色的忧郁的心情。
    然后雨滴就掉下来了,淅淅沥沥的,被风吹到走廊上,夹杂着紫藤的花瓣。风铃叮叮当当地响,骨喰偷偷地在鲶尾身边坐下,手动了动,还是握住了鲶尾的手。
    “兄弟,”鲶尾毛茸茸的脑袋搁到了他的颈窝,“你身上好香。”
    甜甜的葡萄味,有一点酸,像暗恋的心情。
    骨喰没说话,他在等鲶尾自己告诉他。
    “兄弟,我只有你了。”少年蹭了蹭,“你可不能抛弃我啊。”

    骨喰抛弃鲶尾?这就像一个笑话,同样是失去记忆的人,鲶尾在不断前进,而骨喰被鲶尾拉着前进。只要鲶尾松手,骨喰就会茫然失措,大概会沉浸在失忆的无措中。

   银发的少年轻轻应了声嗯,得到了兄弟更加用力的拥抱。

  “你很热吗,兄弟?”鲶尾撩起他颈上的碎发,摸到了一手黏腻,于是他解下了头绳,给骨喰绑上了。然后他拉下他和骨喰的领绳,将自己给兄弟系好,然后把兄弟的用来扎起长发。

    这样兄弟身上就有我的味道了。

 “你是狗吗?”冷冰冰的付丧神居然开了玩笑。

  “是啊,所以我能舔舔你吗?这可是小狗的本能。”

    鲶尾赶在骨喰拒绝前,凑上前舔了舔他的唇,也是甜甜的。

   喜欢。

   最喜欢骨喰了。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才想起来鲶尾有颗糖。。。。捂脸,因为从开始写到写完足足隔了三四天,跟刚开始的设想有偏差。。。。